首页 |江西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农村经济 |借鉴之窗 |工业产业 |地域经济 |房产 |汽车 |家电 |旅游 |教育 |服饰 |财经证劵 |企业风采 |时尚
主页 > 时尚 >

《小时代》意淫中的时尚和杂志 请回到地球吧

2019-06-12 17:23        来源:网络整理

《小时代》时尚元素登峰造极。

 
《小时代》时尚元素登峰造极。  


  (搜狐娱乐独家专稿 撰文/王小鸽)如果办一场隶属于第七届上海时尚大奖的时装发布会只需要一个富二代、一个时装设计专业学生、一个国家二级羽毛球运动员和一个“艺术界殿堂级杂志”主编助理和主编周末助理,那么如我这样的前时尚媒体人和所有业内公关公司的人都可以集体从江边跳下去了。

  如果一个“艺术界殿堂级杂志”的主编可以住在连树都没办法挪动的市中心整栋玻璃房子里,我发誓我绝对会在时尚杂志扎根到老,虽然,从头到尾,这个《ME》杂志里似乎只有主编和主编助理、主编周末助理,早知道杂志这么缺人手,需要拉主编周末助理的亲朋好友来助阵,还不如把Vivian王铁柱招进来,好歹,他比姐妹四个适合从堵车路上扛回南湘的衣服吧。

  言归正传,关于电影拍摄手法、水平、视野、情怀等字眼,从6月26号首映开始,已经被讨论太多遍,所以我只想聊聊“梦想”与现实的差别:

也许《小时代》就是一部拍给高考结束的90后们意淫美好未来的“跨时代”电影。

 
也许《小时代》就是一部拍给高考结束的90后们意淫美好未来的“跨时代”电影。  

  1、偶像作家操一口电台腔,在钢琴配乐伴奏中为一场“神秘压轴大秀”致辞的桥段,迄今没有在任何一场大秀中真实出现过。是设计师或者秀导想不到么?当然不是!发布会扎堆的时装周期间,一场秀的时间不超过10-15分钟,如果算上观众入场、灯光准备直到观众退场的所有时间也必须在半小时内完成。T型台是只属于模特和时装的,这是一个被墨守的规则,你可以对T型台进行改造、布置,可以让一众模特乘着时光列车轰隆而至,也可以大胆将周遭布置成丛林,甚至可以应用声光电特效,让两位交替出场的模特在屏幕上碰撞消失,但主持人、致辞嘉宾、配乐诗朗诵这样的桥段,真心不会出现在你可能从电影里点燃渴望的“高级时尚圈”,未来也不会。


  2、杂志大片的拍摄场地有两种:棚拍、外拍。无论选用何种拍摄场地,负责人不会是主编助理,而是一位顶着“时装编辑”或“时装总监”的地球人,气喘吁吁送来领带的,也不会是主编周末助理,而是“助理时装编辑”。如果不这么矫情地分工,碰上当红明星或名人偶像的拍摄,整个杂志社还不抢到把头打破了?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是由专业的时装编辑来负责大片的时装,就一定会发生弄丢衣服、胡乱搭配、毛手毛脚等电影非常需要展现“新人就是这样”的桥段。但现实是,这样的新人以后就不会出现在杂志社里了。曾经有某本时尚大刊的助理时装编辑弄丢了一件3万块的大牌秋冬新款,结果是负责的时装编辑和他一起原价赔偿,这位助理时装编辑也就此离开了这本杂志,好像后来也没再听过他的名字。

[相关]柯震东缺席《小时代》首.. |  郭敬明谈《小时代》信心..

  3、再说回这本定位模糊,但是地位崇高的《ME》杂志,选用旗下专栏作家登上封面,果然够唯我独尊。如果艺人宣传们知道哪儿有这样一本杂志,肯定抢着让自家艺人为这本“崇高”的杂志写专栏。杂志封面从来不是儿戏,而是一个杂志的门脸,就连郭导演自己的热销杂志《最小说》似乎也从没用过最世文化的旗下作家登上封面吧,最早期的《岛》似乎用过,但也是在艺术加工处理后,在虚拟的幻境中,背着翅膀的男孩女孩,从没有用过谁的一张大脸,直愣愣看着镜头。除非,他是想嘲讽几家一直追求高端品质,只卡明星名人上半身的贵价杂志。

  4、看完整部电影,也不知道《ME》是月刊?半月刊?周刊?还是季刊。林萧第一次踏进杂志社,感觉像是进了一个鸡飞狗跳的菜市场,不管是时尚杂志还是新闻杂志,这么热闹的场景从未出现过,至少从不可能在白天出现。不临近清版下印厂那几天,真实杂志社里都是非常冷清安静的,编辑记者们不是闷在家里拍片写稿就是蒙头补眠或出外social;一到杂志最后关书下印厂那夜,几乎所有人都在,灯火通明,主编办公室外排着等签版的人,最终当期杂志的所有内容会借由电子排墙形式呈现,就有人在电子排墙当天被撤掉版面,哭着跑出杂志社,大半夜找棚找模特摄影师重拍时装片的。那个高悬在楼层上,如寂寞宇宙的孤灯,决不会属于主编,而是属于可怜辛苦的后期工作人员,比如美编、组版编辑和校对。等所有编辑都打着哈欠准备回家或呼呼喝喝去夜宵时,他们需要把整本杂志内容刻盘递交印厂。

主编动不动就随手送人Cartier戒指。

 
主编动不动就随手送人Cartier戒指。  

  5、好吧好吧,纵使一切都无关紧要,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本不靠发行、不靠销量、就喜欢刊登唯一偶像作家大脸的高端杂志,且主编动不动就随手送人Cartier戒指,这么上档次的一群人,如果真想在圣诞节,12月25号的上海,办一场江边露天时装发布会,至少搭个棚子或者来几个大的露天燃气取暖灯吧。现实中,基本上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会把这个不靠谱的idea给否决,而不是等两个助理吓傻了,再乘坐劳斯莱斯出来扮演上帝。更重要的是,发布会前一天,你们都没有彩排的么?都没有试一下灯光音响的效果么?所有设计师的衣服是摆在露天场地过夜,没有专人负责么?搬家公司来搬运时装发布会的衣服,还真是当设计师们是后妈,完全不心疼自个儿的作品啊!这两年的上海时装周,我都有幸参与全程,设计师们基本都是和作品同在的,小到音乐和嘉宾座次,大到模特排序和上身效果,都必须亲自把关,排练很多次,不眠不休谈不上,但在发布会前,基本都是熬到双眼通红,不会前一天还狂欢宿醉,更不会差人随便抓三件给好姐妹说:“喏,为你们设计的,你们换好就上台吧。”

  也许《小时代》就是一部拍给高考结束的90后们意淫美好未来的“跨时代”电影,但少男少女们真捧着皎洁的面庞,怀揣如此心情走进杂志社的大门,保准大声连呼:“OH MY GOD GOD GOD!”如果你真的对时尚圈、对杂志感兴趣,还是那句老话,说了好多年的——去看看《The Devil Wears Prada》(时尚女魔头)吧,至少,那里面讲的比较真实。

 
分享到:

上一篇:时尚杂志公关式语言令人生厌
下一篇:吐槽时尚杂志那些明星“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