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农村经济 |借鉴之窗 |工业产业 |地域经济 |房产 |汽车 |家电 |旅游 |教育 |服饰 |财经证劵 |企业风采 |时尚
主页 > 教育 >

重庆农村留守儿童思想道德建设工作调研报告

2019-05-16 00:18        来源:网络整理

  编者按:农村留守儿童是未成年人中的重要群体,他们的健康成长,关系到我国青少年整体素质提高,关系到乡村振兴战略的成功实施,关系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农村留守儿童又是一个特殊群体,面临特殊的困难和问题,如何做好关爱帮扶工作需要我们深入研究。重庆市文明办对当地农村留守儿童思想道德建设工作情况进行了调查,从构建学校、家庭、社会“三结合”教育网络的角度做了积极探索。现将他们的调研报告摘要刊发,供各地参考。

  为进一步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重庆市文明办组织精干力量,走进基层乡镇、中小学校,开展问卷调查,组织座谈研讨,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对农村留守儿童思想道德建设工作情况进行了深入调研,具体情况如下。

  一、基本做法

  近年来,重庆市按照中央以及市委市政府要求,扎实推进农村留守儿童思想道德建设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

  1.坚持教育引导。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根本,持续深入开展形式多样的教育活动,将“大道理”转化为青少年易于接受的“小信条”。一是加强核心价值观教育。举办“中华魂”青少年读书活动,开展“红领巾心向党”爱国主题教育,实施“九童圆梦”教育行动,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贯穿留守儿童思想道德教育的全过程。二是注重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广泛开展春节关爱行动,组织留守儿童写春联、绘梦想、做年夜饭、拍团圆照,了解传统文化习俗。编印《百家训》《家训参考》《最美家训集锦》等图书免费发放给留守儿童家庭。开展“最美家书”活动,评选“最美家书”3000封,增进孩子与父母的情感交流。三是建好用好活动阵地。建设农村留守儿童指导服务站1796个、省级以上乡村学校少年宫492所、留守儿童之家6032个、校外托管机构1292个,留守儿童学习和生活条件得到极大改善。依托全市3760所乡村市民学校开设“四点半课堂”,开展课业辅导、体育锻炼、科普嘉年华、艺术小殿堂等活动,丰富留守儿童的业余生活。

  2.坚持人文关爱。一是组建关爱队伍。招募以女大学生、女村官、女教师等为主体的红樱桃义工6万余名,组织“五老”志愿者2万名,以“代理家长”等形式关爱留守儿童。结合大中专学生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成立关爱农村留守儿童工作队开展志愿服务。组织百名书画名家与乡村学校少年宫结对,讲授书画知识,激发孩子们的学习兴趣。二是打造活动品牌。开展“红樱桃·冬日针爱”“冬日阳光·温暖你我”等关爱行动,捐助爱心物资3000余万元,参与志愿者30万人,帮助留守儿童16万余名。实施“流动少年宫”项目,免费为农村留守儿童提供声乐、舞蹈、书画、航模等培训,已培训农村留守儿童6.5万余名。利用周末举办留守儿童训练营,每年组织600余名农村留守儿童参加素质拓展。三是开展心理健康疏导。依托市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中心,进学校开展心理健康巡讲,对有心理问题的留守儿童进行心理干预和跟踪辅导。依托12355青少年服务台,面向留守儿童开展心理咨询和法律援助服务。

  3.坚持标本兼治。立足当前,着眼长远,大力解决农村留守儿童监护缺失等突出问题。一是强化家庭监护责任。出台《重庆市家庭教育促进条例》,制定《农村留守儿童监护人责任清单》等文件,明确农村留守儿童父母及其他监护人的责任。开设“家庭教育流动学校”,深入村社、院坝授课4万余场次,提高留守儿童家长的监护能力。对监护责任履行不到位的实施训诫,严重的将提请变更监护诉讼,剥夺其监护权。二是扶持青年返乡就业。有针对性开展各类培训,提高留守儿童父母创业就业能力。实施新型青年职业农民培训“新芽计划”、创业致富“领头雁”培养计划、未来企业家培养青锋计划,帮助青年创业致富,把父母留在孩子身边。三是保障随迁子女权益。完善农民工子女异地就学、升学政策,创造条件让学生随父母在务工地就读,从源头上解决留守儿童与父母分离问题。目前全市接收随迁子女31.5万人,占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22%。

  二、主要问题

  当前,重庆市农村留守儿童思想道德总体状况是好的,主流是健康向上的,但少数留守儿童思想抑郁、精神空虚、行为失范,有的甚至走上违法犯罪道路,暴露出农村留守儿童教育管理工作还存在许多不足。

  1.家庭教育严重缺位。一是父母尽责不足。留守儿童父母由于外出打工,将孩子委托给家中老人或者寄养在亲戚家中,对孩子关心关爱不足。有的农村学校开家长会时,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家长能参加,且参加的基本都是家中老人,家长会“听得懂的来不了,来参加的听不懂”。二是家教水平较低。一方面留守儿童的监护人文化层次、教育能力相对较低,家庭文化和家风底蕴薄弱,教育方式简单粗暴。据调查,留守儿童实际监护人平均年龄56.1岁,文化程度在小学以下的超过72%。另一方面老人或亲戚往往溺爱孩子,造成一些留守儿童恣意放纵,在思想上、行为上比较偏激,听不进批评教育。三是家庭环境不佳。农村休闲生活喜欢打麻将,有的家长甚至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摸着麻将,很多留守儿童在麻将声中长大。有的家长崇尚烧香拜佛、求神问卜,留守儿童容易受到封建腐朽思想侵染。此外,“教育无用论”“读书无用论”等错误观念在农村还有一定市场,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

  2.学校教育师资薄弱。农村学校思想道德教师队伍建设比较滞后。一是教师数量不足。寄宿学校教师客观上承担了留守儿童家庭教育的部分职能,兼顾老师、父母、心理辅导员、营养师等多重角色,任务重、压力大、人手紧。二是教师素质不高。农村中小学教师年龄普遍偏大、学历较低、教育理念与教学方式滞后,偏于注重知识的传授,对留守儿童思想、心理和情感的需求难以及时回应,部分教师甚至觉得思想上存在问题的留守学生是“烫手山芋”,疏离歧视这些孩子。三是教育方法陈旧。受应试教育影响,农村学校将“知识改变命运”,理解为“考试改变命运”,认为“智育”是硬指标,“德育”是软任务,忽略了学生的思想道德教育。有的学校德育工作只是应付上级检查,搞形式主义、表面文章,导致学生反感,效果不佳。

  3.社会教育缺乏合力。近年来,社会各界越来越关心支持留守儿童的思想道德教育,但针对性不强,缺乏持续性。一是重形式轻需求。目前,逢年过节走访学校,慰问留守儿童的活动层出不穷,留守儿童表面看生活在“爱”的包围之中,实际上这些活动缺乏事前调研,没有真正满足孩子的需求,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少。二是重活动轻机制。调研发现,留守儿童思想道德教育工作存在“重视—忽视—淡化—再重视—再忽视—再淡化”的怪圈,各个部门工作都能“走得近”,却又都能“推得开”,出现“明有多方主体,实无一个落实”的尴尬局面。三是重独行轻协作。各部门开展活动存在“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的现象,工作中缺乏协调配合,存在说得多、喊得响而沟通不够、不能长期坚持的问题。

 
分享到:

上一篇:考考考,人机会考大战,开辟儿童教育新战场
下一篇:杜明燕委员:关注特殊儿童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