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农村经济 |借鉴之窗 |工业产业 |地域经济 |房产 |汽车 |家电 |旅游 |教育 |服饰 |财经证劵 |企业风采 |时尚
主页 > 地域经济 >

老兵在前 使命在 教师遭诈骗自杀:肩 武警新兵在战“疫”中成长

2020-03-25 19:22        来源:网络整理

老兵在前 使命在 教师遭诈骗自杀:肩 武警新兵在战“疫”中成长

  记者 王晓峰通讯员杨硕施金锦

  摄影 胡港潘立

  操着不同的乡音,怀揣着懵懂与激情,或是为了实现儿时的理想,或是为了体验生活,他们走进了军营,成为一名武警新战士,坚守在甬城大地上。转眼间,新兵们迎来了他们军旅生涯中的第一个春节,也和所有人一样遭遇了凶猛来袭的新冠肺炎疫情。

  身在异乡,有时难免彷徨,可这也是每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在这个春节里,身着“橄榄绿”的新兵们既体味到了想家的酸楚,也感受到了“以队为家”带来的温暖,更体验到了众志成城的震撼,在战“疫”中走向成熟!

老兵在前 使命在 教师遭诈骗自杀:肩 武警新兵在战“疫”中成长

武警新兵进行日常训练

  营中首个春节,彷徨与追梦

  少年不思乡,思乡情起,已不再是少年。

  “爸、妈,从小到大,我未曾写过一封家书,可近来对你们的思念与日俱深,时常梦到你们的模样……”年前,得知第一年必须坚守在军营,无法回家过年时,新兵安家旗给老家的父母写了一封家书,写完后他几度哽咽。因为过年,不仅是一个文化符号,更是一种努力理想化的生活,承载着人们朴素的心愿和平凡的希冀。

  安家旗,一个带着满腔热情来到部队的河南小伙,在入伍之初就立誓要像参加过抗美援朝的爷爷那样,在火热的军营建功立业。所以,大专一毕业,他立刻报名参军,算起来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填写报名表了。安家旗是家中的独子,前两次报名参军都因父母反对而不了了之,理由是不想让他去部队“遭罪”,更何况还是远赴他乡。奈何雏鹰终究有一天要独自翱翔,安家旗还是背着父母踏上了运兵的专列。

  可是,队列场上的阵阵热浪、战术场上的滚滚尘埃、成绩单上屈指可数的“合格”,甚至连宿舍里富有节奏感的呼噜声似乎都在告诉他:“这里并非你想的那么浪漫!”每当电话响起,那头传来父母关心的声音时,躲在角落的安家旗捂住了嘴却又不敢哭出声。脑海中,尽是父母期待的眼神,思念的话语也在不断徘徊。

  “身在军营的这些时日,孩儿已经明白,唯有体会困苦,方可明白甘甜来之不易……”安家旗将切身感悟都写在了家书中,也与战友们分享了自己的思乡之情。虽然还只是一名刚下连的“新同志”,可老兵都说:“这小子,知耻而后勇,肯吃苦,是个好兵!”

  惊喜往往在不经意间绽放!就在安家旗念完自己的家书时,他背后的投影亮了起来,出现在屏幕中的那抹身影就是他的母亲。原来,身边的战友早就知道他一直挂念着身体不好的母亲,便准备了这样一个“节目”。

  从一脸愕然,到喜极而泣,安家旗终于释放了内心的柔情。“妈,我给你唱一首歌吧,歌名叫《兵心》……”

  军旅之路,是一条必须直面孤独、保持热情、怀揣理想的路,更是一条只有“壮着胆子”“甩开膀子”才能走好的路。事实上,像安家旗这样的新战士比比皆是。入伍第一年,他们在军营中度过军旅生涯第一个春节,思乡之情、远离家人的彷徨之情,还有疫情突然来袭带来的担忧之情,但这些都没有打倒他们,反而令他们更坚强。因为军营中有着无数的榜样,带来无穷的力量,指引着他们开启追梦之旅。

  “哥哥每次打电话回家总是说部队有多么的好,让我向往并因此踏上了军旅路。”新兵张玉堂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与哥哥张玉华成了一个中队的战友。但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刚下连没多久,作为中队值班员的哥哥就让他在全中队面前“出了丑”。原因是张玉堂在那天晚上熄灯前没有打扫好自己的卫生区。一个是管理者,一个是被管理者,而这两人又是亲兄弟。张玉堂的心里生了疙瘩,一连好几天见到哥哥都是低头不语或转身就走,背地里还向爸妈打电话告了哥哥一状。

  “部队里面,卫生是重要一块,尤其现在是特殊时期,更马虎不得!”已在部队历练了两年多的张玉华心里也是五味杂陈,想想自己之所以能够在同批兵中脱颖而出,实现第一个入党、第一个当班长、连续两年获得“优秀义务兵”称号,就是因为班长的严格管理再加上自己的努力。

  张玉华决定向中队党支部申请把张玉堂调到自己的班。“哥哥是弟弟的班长”一时间成了中队茶余饭后的“热点话题”。从这以后,“哥哥牌特训”来了:别人十分钟搞完的事情,哥哥会要求他五分钟之内做完;别人做50个俯卧撑,哥哥却要求他做60个……慢慢地,张玉堂发现,自己比同批下连的战友体能更好、做事效率更高,大家也对他越来越肯定,更获得了一月份的“红星战士”称号。这时,张玉堂才明白哥哥的良苦用心。

  只有经历过彷徨,才更明白“目标”的可贵,新兵张佳斌对此也深有感触。春节期间,他站上了哨台,这是他下连后的第一次夜哨,虽然是和老兵一起站岗,可还是压制不了内心的紧张与忐忑。突然,野猫“喵”的一声吓得他打了个激灵。一旁的老兵阮效禹笑着说:“别紧张,没准一会还有刺猬来做伴呢。”

  张佳斌深吸一口气,左右摇了摇脑袋,便继续目视前方。忽然,他注意到不远处的一座写字楼外墙上正闪烁着“新春快乐”的霓虹字样,便转头问道:“老兵,你说那楼里还有没有人了?”

  “肯定没了,都回家过年去了。”过了一会,阮效禹又补充了一句:“像咱们这样一年到头都‘热闹’的地方可不多啦!”张佳斌把视线从阮效禹身上转到了头顶的月亮:“老兵,你几年没回家过年了?”“四年了!当兵嘛,习惯就好!”说罢,阮效禹便对着月亮敬了个礼,张佳斌也跟着举起了右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日夜轮换的哨兵,就像麦田里的守望者,为国执勤。

老兵在前 使命在 教师遭诈骗自杀:肩 武警新兵在战“疫”中成长

去年12月,武警宁波支队为新兵授衔

  老兵在前,战“疫”中走向成熟

 
分享到:

上一篇:新论:共同战胜 上海男子持刀伤人:风险挑战 共建地球美好家园
下一篇:首个安全万人云峰会开幕 南京百年火车站遭破坏:在即 全球大咖为数字经济定制“安全锦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