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西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农村经济 |借鉴之窗 |工业产业 |地域经济 |房产 |汽车 |家电 |旅游 |教育 |服饰 |财经证劵 |企业风采 |时尚
主页 > 财经证劵 >

一个武汉户 徐玉玉案被提公诉:籍女生的复工囧途

2020-02-14 05:33        来源:网络整理

2020年,又是庚子年,中国又一次接受大考。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席卷,让口罩成了稀缺年货。在疫情的影响下,春节假期一延再延,上海等地通知企业不早于2月9日24时前复工。

我,一个持有武汉户口的广西人(户口是读大学时迁到武汉),常住上海。我有一个习惯,喜欢在假期结束的前一天返城,用一天半的时间打扫卫生及调整心态做好上班准备。往年,农历初六是我的返城日,但今年受疫情的影响,我的返城日期也一改再改。

返程计划一再变更

按照最初的放假安排,我本计划与朋友1月28日(农历初四)飞到三亚晒两天太阳再回沪上班。然而计划没有变化快。随着疫情的愈发严峻,新闻中确诊病例每天都在成倍增加,我心里有点发虚,父母和七大姑八大姨也轮番劝阻,加之网上流传的各路消息沸沸扬扬,我终于决定取消三亚之旅。接到我电话的三亚酒店人员开玩笑说,“别说退您房费了,十倍赔您估计老板都愿意,如果我们接待了您,十四天内不能收住其他客户,损失更大。”

因公司也通知延迟复工,我在2月25日(农历初一)凌晨将机票改签到2月1日。

就在我第一次改签后的次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延长2020年春节的通知,宣布2月3日才正式上班。同天晚上,我接到房东的微信,“新年好,接居委会通知,所有湖北籍、武汉籍的住客,回家的建议暂时不要回上海,来上海请自行到定点医院检查或自行隔离14天。”我向房东解释自己其实是广西人,房东建议2月7日后再回上海,并且好心地帮我向居委会报备解释。

随后,各地政府纷纷发文再次延迟复工时间,我们单位也随即响应了这一号召。此时我的微信群开始热闹起来,朋友们就各自公司的复工政策进行了比较,各家企业因为行业或自身情况的不同,制订的复工政策也各不相同,比如有个朋友所在的外资公司针对上海地区的员工要求2月3-7日若不至公司须在OA中提交年假申请;另外一个朋友所在的服装公司要求外地员工2月2日返沪自行隔离7天,等等。

图一:一家外资公司复工通知

来源:阿墨朋友圈截图

图二:一家服装公司复工通知

来源:阿墨朋友圈截图

之后,大家开始为了复工进行物资上的储备,买口罩、护目镜、手套,无论是返程途中还是复工以后的办公室防护都能用得着。

因为我所在的小城物质短缺,口罩等防护物资早在1月23日小城发现第一例疑似病例时就被一抢而空。我托朋友从口罩厂买100个口罩,发货前告知被政府订单征用,这也无可厚非,关键时候应该为一线让路。临行前,我通过亲朋好友拿到了几个N95口罩和二十余个一次性医用口罩,以备复工之需。

因为单位通知2月10日才正式上班(实际上之后又延迟了),按照我的习惯,再次将机票改签为2月7日,同时对自己的返沪之旅满怀忐忑。

机场被拦截

为了返沪旅途顺利,我提前做了一些准备。为了证明自己其实是广西人、常住在上海而不是身份证上显示的武汉,我翻箱倒柜找到了上海回来的机票,再将家里的户口本拍照带在身上。生平第一次,我觉得证明“自己是自己“好难。

一路到机场畅通无阻,只看到在反向车道设有路卡且有医生佩戴医疗器械守卡。到达机场,作为旅游城市的桂林,此刻机场大厅工作人员比乘客还多,与往日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的场面相去甚远。

图三:广西桂林两江飞机场大厅

来源:阿墨拍摄

机场只有一个出入口供通行,并设有测温关卡,工作人员佩戴了两层一次性医用口罩,但并没有配备护目镜。至柜台办理行李托运和值机时,工作人员提醒我填写健康登记表,之后顺利拿到了登机牌。正在我以为万事大吉的时候,在安检处却被拦了下来。

我一下紧张起来,但工作人员看起来比我还紧张,让我退至一旁不要动,旁边几个工作人员也神情紧张地看着我,感觉像是在看洪水猛兽……过了十分钟左右,有一个身穿防护服,佩戴护目镜、N95口罩和厚胶手套、提着医药箱的工作人员走近我说,“我们正在排查武汉人员。”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机票和户口本照片给工作人员查看,同时用桂林话将户口迁移的原因、家庭地址、上海常住地址、回桂林日期、在家身体情况及是否接触湖北人员等一一与工作人员做了沟通。也许是自己多年乡音未改的原因,沟通取得了效果。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来了一个工作人员让我顺利进入了安检程序。

终于到了排队登机的时间,瞬间我又开始恐慌了。乘客们完全没有安全距离的意识,大多数两两相距不到20厘米。我平素就是个“贪生怕死“的人,本想跟前后保持安全距离,结果来了三个人直接越过我,站到前面,和我相邻的大姐的包还时不时与我发生碰撞。正在此时,突然听到检票口的广播:“请乘客们至前台扫描二维码,填写健康登记表”,然后人群便一股脑涌到检票台,彼此摩肩接踵。我站在一旁,内心充满无助。

图四:登机排队

来源:阿墨拍摄

好不容易等人群散后,广播又响起:“A女士,请到202号口,有人找。”我心想难道哪家小孩走散了吗?但旁边并没看到小孩,也就没在意。过了一会儿,又一个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来到了服务台。一位女士从我前面穿插过队伍到了检票台,紧接着被带离。随后工作人员通知,“机组人员还未整理好机舱,请大家稍作等待”。飞机已经到达廊桥已经很久,并且广播登机都5分钟了,还有什么没有整理好?我觉得可能是与刚才那位女乘客有关,心里又开始胡乱猜想。检票时我向工作人员打听情况,工作人员停顿了一下说:“现在情况还不明朗,不太方便透露。”在廊桥上听到两个工作人员讨论的声音,“……她这种情况只有看机组人员是否同意她上飞机了……”

图五:A女士被带离的途中

来源:阿墨拍摄

随后,直至舱门关闭,一直没有见到那位A女士登机。起飞前,同事们还在微信群里调侃我:“这时你咳嗽几声,估计一飞机的人都要被吓死。”

图六:飞机舱内情形

来源:阿墨拍摄

落地后心情如过山车

飞机终于落地了,这是一个漫长的飞行。我打开手机,看到住在我家对面小区的朋友L发来的信息:“你住的小区有人确诊了,问问你们居委会要不要隔离。”心情瞬间down到谷底,当时我甚至在思考是否应该买张机票飞回广西。

图七:朋友L发来的信息

来源:阿墨拍摄

稍镇定下来,我打了个电话给房东,了解了一下情况,得知该病例的确就在我所居住的小区,但并非和我在同一单元,病人已经在医院就诊,家属自觉在家隔离14天。目前该单元封楼,小区一天消毒两次,只开一个门通行,非住户不得入内,所有快递、外卖一律至门卫处领取。看到小区的各项防护措施还算到位,我心里稍感宽慰。再默算了一下自己所住单元与被封单元之间的距离,步行大概需要十分钟,一颗悬起的心又慢慢放下了一些。

图八:小区通知

来源:阿墨房东微信截屏

 
分享到:

上一篇:基金券商这 阿米尔悼念金庸:次春节复工不一样
下一篇:“酱油第一股”多项信 伊春空难机长获刑:披违法:加加食品被警告并罚款40万元